• <xmp id="igaqq"><menu id="igaqq"></menu>
  • <nav id="igaqq"></nav><menu id="igaqq"></menu>
    <xmp id="igaqq">
    欢迎来到 - 时时彩实战交流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句子大全 > 伤感的话 >

    保险人的2019,有人悲伤,有人收获

    时间:2020-07-07 09:08 点击:
    乱、难! 这短短两个字,是戴凌涛对于刚刚过去的2019年的最深体会,言语中满是挫败和无奈。 戴凌涛今年刚好40岁,是一家保险经纪公司重庆分公司的团队负责人,入行十余年来,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是寒冬。 在这一年时间里,他团队的业务员从几百

    “乱”、“难”!

    这短短两个字,是戴凌涛对于刚刚过去的2019年的最深体会,言语中满是挫败和无奈。

    戴凌涛今年刚好40岁,是一家保险经纪公司重庆分公司的团队负责人,入行十余年来,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是“寒冬”。

    在这一年时间里,他团队的业务员从几百名锐减到几十人,团队保费收入和佣金收入双双下降。相比团队成员几乎缩减10倍的恼人现实,更让他郁闷的是,“部分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和中小中介机构的不正当杀价行为。”这对戴凌涛和他的团队来说,简直是“降维打击”。

    因为在两年前,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还是主体机构(保险公司)的业务员,但从今年开始,竞争对手已经逐渐转向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

    戴凌涛在2019年为何如此挫败?又有哪些无处诉说的无奈?

    40岁团队长遭受降维打击

    “业务员从几百名锐减至几十人”

    日益增长的保险需求,同时催生了一批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代理人、经纪人,甚至普通消费者均可注册成为会员,且通过简单认证就可获得银保监会正规备案的保险中介职业证书。通过这类平台给自己或家人投保,即可获得平台提供的高额佣金。

    让戴凌涛气愤的,正是这种简单粗暴、利用高额佣金来诱惑业务员出单的行为。

    “这种不成体系的、不按规矩出牌的杀价行为,严重违反了互联网保险有关规定,可以说是几败俱伤。”据戴凌涛回忆,从他团队剥离出去的业务员,就有一部分在做所谓的独立代理人,他们不归属于任何一家主体保险公司或保险经纪公司,而是活跃在各个互联网销售平台,哪里佣金高就在哪里出单。

    事实上,现有监管层只同意了华泰财险和阳光财险两家保险公司在全国推行专属独立保险代理人模式。

    此外,按照今年12月中旬出台的互联网保险新规,互联网保险的销售经营主体必须是保险行业的持牌机构。这也就意味着第三方网络平台不具备销售资质。

    新规还规定,营销宣传合作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开展保险销售,不得开展保险产品咨询,不得开展保费试算,不得片面比较价格和简单排名,不得为投保人设计投保方案,不得代办投保手续,不得代收保费,不得限制保险机构获取客户投保信息。

    “还有抖音平台所谓的保险专家、营销号上所谓的‘保险大V’,他们利用互联网进行流量变现,收割粉丝。”在戴凌涛看来,他们不仅扰乱了行业的规则,还将很多非专业的销售方式和错误的保险知识灌输到消费者认知体系中。

    他不禁感叹,“造成的恶果是,把真正想在这个行业长期发展的人,逼到没有生存空间,最终被淘汰。而很多靠高佣、靠流量的投机者却赚得盆满钵满。而且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还在持续发酵。”

    戴凌涛渴望严监管,也切身感受到了严监管的“威力”。

    今年3月12日,银保监会面向各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下发通知,要求中介机构从人员清虚、隶属归位、信息补全、加强维护四方面进行自查和整顿。

    “我们团队今年大概清虚30%的人员,也是一次颠覆性改革!”对于人员清虚,戴凌涛的态度非常坚定,“我们今年基本上放弃了原来的人海战术,而是提升人员整体素质,提高人均产能。”

    “不看业务员是否出单,而看他是否参加团队定期的学习培训。”戴凌涛的清虚方法看似不合理,却是团队提升自身服务内驱力,从销售导向向服务导向转变的“硬要求”。

    原因很简单,只有通过核赔、理赔等服务的学习培训,提升综合销售能力,才能吸引到更多优秀的业务员,才能提升客户粘度,同时抵御外界价格战带来的内伤。

    实际上,提升服务能力也是主体保险机构和市场对中介机构提出的需求。“作为中介机构,我们除了负责销售外,也有责任协助主体机构提升其续保率、减少客户投诉率。这种需求在今年4月份,监管层查杀保险中介乱象后越来越多。”

    因此,提升自身服务内驱力,也成为戴凌涛2020年的主要工作。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戴凌涛相信,阵痛只是短暂的,只要坚持走自己的方向,坚持服务导向,坚持走专业化发展路线,颠覆传统思维,从用户角度思考,重塑发展模型,明后年效果将逐渐显现出来,能留下来的一定都是对保险真正有热情、想在保险行业长期发展的人。

    七年老代理人被清虚

    “上个季度保费为零,工号被撤了”

    最近,俞香珍(化名)从朋友圈消失了。最新的动态停留在2019年10月4日的一条转发的推文。

    或许这是很多人的常态,但对于一个保险代理人来说,却是个不同寻常的信号。

    打开一般保险代理人的朋友圈,一般都是一天好几条动态,写满了“工作进展”、“正能量语录”、“保险产品介绍”、“会客心得”、“公司活动”。因为,代理人都知道,朋友圈是一个很好的展业渠道。

    像俞香珍这样突然沉默的,解释只有“她离职了”。

    “本来平时也是随心做做,挂个职,有谁想买了我就介绍介绍。”俞香珍告诉记者,今年是她做保险代理人的第七年,自从之前待的纺织工厂效应不好后,他就成了某国字头险企的保险代理人。彼时,俞香珍的女儿正在上大学,离开纺织厂后,俞香珍别无它长又年纪渐长,所以“无奈去保险公司挂了个职,算是半个家庭主妇”。

    “但今年不好做了,上一个季度没保费,工号被撤了。”提及离职的原因,俞香珍告诉记者,这一切均源自于一场挤去800万代理人“水分”的大排查。

    曾经,保险代理人是一个可以“只进不出”的岗位,团队长的主业也并非卖出保险,而是以增员为主。“很多人卖保险只是在业余空闲时做做兼职,只要有关系就可以到保险公司上工号。”一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直到3月14日,监管对保险公司下发了销售从业人员执业登记数据清核工作的通知。保险公司从事保险销售的所有人员,包括从事保险销售的正式员工,劳务派遣人员,非全日制用工人员,个险、团险、银保等所有渠道的代理制从业人员等都是本次清核的关注对象。并且不仅要求全面登记无遗漏,还必须全面填准和核对无差异,在三个环节上扣紧。

    在这次清查中,无数个“俞香珍”离开了。但这只是代理人队伍分化的一处表现,也有险企代理人正慢慢走上收获的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友情链接: 快三群 | 中国天气台风网 | 股票配资平台 | 加拿大28微信群 | 幸运飞艇老群 | 北京赛车群 | 幸运飞艇微信群 | 幸运飞艇信誉群 | pc蛋蛋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极速赛车微信群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幸运飞艇公众号 | 快三计划群 | 斗地主群 | 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5群| 赛车群| 吉林快三群| 澳洲幸运5QQ群
    qq红包群